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墨 雨 亭

不以己悲,是为大悲。——江上渔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当前中国画到底缺失了什么?  

2017-02-23 15:18:35|  分类: 画理画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画家张际才《当前中国画到底缺失了什么?》
 转发:当前中国画到底缺失了什么? - 画家张际才 - 张际才的艺术空间
 张际才近作

       在互联网化的知识碎片时代,我们经常忘记常识,所以这个话题是基于中国画的基本常识说起--- 

        一、笔法、墨法的缺失
       笔墨是中国画造型的基础,也是之所以叫中国画的基本依据。早在谢赫《古画品录》的“六法”中就强调“骨法用笔”,现代大家潘天寿也说:作画要写不要画;吾国绘画,笔为骨,墨为肉,色为饰。 

    所谓有以书入画,就是强调画要有线条,要有提按、顿挫、藏露、波折、粗细、疏密等的变化;有墨法,就是用墨要有浓淡、干湿的变化,所谓“运墨而五色具”。古人说:有笔有墨谓之画,也就是说中国画是有笔有墨的,或者说,有笔无墨或有墨无笔,都不能算是好的中国画。 

    但当前中国画的缺、缺“墨”现象令人堪忧。现在很多画家都很聪明,或者等不起,不愿下死功夫练好基本功,他们喜欢打着创新的旗号走各种捷径。其中缺笔现象最为严重,很多画不见线条,或下笔如幼童;有用大块色彩去涂抹的,有用扫帚等各种工具去泼墨的,美其名曰:意象、幻象,等等。还有的,走极简路线,“逸笔草草”了事,以“拙”藏拙。有的干脆就把笔、墨纯粹当做一种材料,宣纸也不用了,转而借助各种工具在处理过的材质上反复磨、不断改,精心“炮制” ,完全不见笔踪墨影。还有的,直接把国画当作素描、油画、水彩来画(这得益于多年的美院教育!)。说穿了,其实这些都是一种投机与取巧。前人所谓“笔精墨妙”的基本要求,早丢到瓜咕国去了。 

    二、精神与文化的缺失 

    什么是中国画的精神?根据大画家傅抱石的观点,一是超然的精神,绘画艺术是一种形而上的东西,是一种精神追求与向往,所以中国画追求一种超然于物外的精神。二是民族之精神,就是要有民族文化的东西在里面,有时代的价值观在里面,有中国人的价值观在里面。三是写意的精神,就是不拘泥于写实,重神韵、讲气韵,所谓“大象无形”,这可是中国画的灵魂所在。 

    当前中国画在精神与文化上的缺失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: 

    一是现实主义成为主流。以全国美展为例,在主题精神上多是歌功颂德式的表白,现实主义题材居多,在表现手法上以写实为主,能独立表现画家某种精神探问、人文关怀、价值追求的作品极为少见。二是盛行制作和矫饰,各种西画技法、新材料大行其道,追求大制作、大尺寸,追求强烈的视觉冲击,目的是能吸引眼球。三是“写意”的调零,写意作品边缘化。写实大行其道,流行繁密体、超现实,大家都在比赛谁画得细、画得复杂、画得逼真。 

    四是另一个极端:公式化和模式化。要么是以仿古为荣,沉浸于古人或前人的笔墨意趣,追求所谓“天人合一”、 文人意味、高人雅仕之类陈腐的审美观,和时代审美价值格格不入;要么是以模仿某种风格为能事,都去走黄宾虹、吴冠中、齐白石等前辈高人的路子;象学黄宾虹的,画面黑得象鬼,整个一个火烧岭或风暴冼劫过后的残败景象,学的都是宾翁的皮相。或者有些教授、高研班导师要求学生学他们的风格(否则进不了他们的圈子,参加不了他们主导的美展)。这些都导致现在的画展作品风格基本雷同,到处都是重复的作品。 

    这对中国画的发展是致命的,因为艺术创作的生命力在于创新,都去追求市场效应、展览效应,谈何艺术创作的精神?画家的原创生命力、创新想象空间完全被市场左右、被公式化左右。 

    特别是中国画的写意精神和时代精神的缺失最为致命。时代变了,思想感情变了,审美观变了,技法要变,更重要的艺术家的精神境界要变。没有自己的感悟和精神追求,热衷于进入市场,拘谨于意识形态的正确,跳不出古人和前人(或导师)的风格樊篱,中国画将重新沦落为意识形态的工具,成为市场化快餐式的消费工艺品! 

    三、格调的缺失 

    何谓“格调”?就是中国画要有中国画的样子和品格。中国画品历来有逸、神、妙、能四格之说,何谓品?核心为六个字:不象、自由、出尘。不象:不拘泥于具体物象,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。自由:忠实于个人情感与领悟,不做作,不刻意,不雕饰,不期然而然地流露出来。出尘:与意识形态无关,不为谁服务,不为时风、大众需求左右。 

    大体来说,一幅好的中国画必为气韵生动。所谓气韵,其实并不玄乎,贵在一个字。比如人物画要有神气,所画人物有神彩、有灵魂,或伤感、或凝思、或飞扬。花鸟画要有生气,所作花鸟虫鱼、飞禽走兽皆生动形象,意趣横生。山水画要有灵气,所画山水树木不是移山种树或雕磨制作,而是来源于大自然,或空灵、或雄浑、或幽远,处处透着自然山林的气息、生活的气息。 

    但现在不要说逸品、神品稀缺,能达到妙品者就很历害了,更多的是能品和俗品,尤其以俗品为主流。何谓俗?迎合别人就是俗,不管是迎合意识形态、主题思想还是迎合市场(大众需求)需求,还是迎合某种展览的喜好,都是俗与媚。主要表现形态有三种: 

    一是迎合市场的行画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国画创作成为了大众的卡拉OK,现在谁都可以拿笔来几笔,多少退休干部、街坊大妈都画起了国画,这本身并不是不好,修身养性娱乐自已就非常好,问题是有些人连基本功都还不俱备,看到书画市场好赚钱,便通过各种渠道摇身一变,成了各色各样的“书画家”、“书画大师”,混迹于书画江湖,他们的所作多为恶俗的行画,这个就不去多说了。对中国画发展伤害最大的,影响最恶劣的,是一大批专业画家也在干这种事,为了眼前利益,他们利用各种各样的圈子和体制内的头衔优势,以艺术的名义,也在行行画的路子,同样的构图、同样的造形、同样的风格,可以画上百成千张。 

    还有一种是以小清新的面貌出现。模仿吴冠中、林凤眠等路子,画面色彩温暧可爱,意境很文艺、很诗意,很好看,深受广大文青和小资喜欢,于是市场迅速出现大量这种作品。这种作品实则也是行画,千篇一律,格调媚俗。 

    二是迎合西方艺术价值观的作品。他们打着创新和当代艺术的旗号,虽然披着国画的外衣,但骨子里却是西画作派,有的追求所谓的肌理与质感,有的进行所谓的新水墨实验、新文人画实验---即便你参加过无数次“威尼斯双年展”之类的国际大展,目的仍然是“出口转内销”,搞出来的东西在中国观众面前仍然是怪胎。本来这种探索如果成为另类的艺术形态也值得一试,问题是有些人就是喜欢打着“改造中国画”的旗号来搞,这就有点本未倒置了,因为这肯定不是中国画的主流发展方向,因为这背离了中国画的基本常识。 

    三是迎合政治正确的作品。这类作品看上去高大尚,正能量,一身正气,方向正确,实则仍是假大空,大多没有自己的人文境界和品格追求,沦为宣传的高级工具。这类作品充斥官办的全国性大展中,还缕缕获大奖。如果硬要说格调的话,这类作品的格调就是政治格调、官方格调,与艺术品格本身关系不大。长期画官画,画家的艺术触觉将消失得一干二净。 

    而格调的缺失,实际上与艺术家自身品格的缺失是密切关联的,虽说“人品即画品”狗屁不通,强盗逻辑,说得太绝对,但一位画家的品格、境界、修为还是与他的作品有一定联系的。现在的画家急功近利者多,淡薄名利者寡,能沉下心来真正探索中国画传承与发展问题的少之又少。当然,这与当下的社会风气、价值观、与艺术创作的氛围、与艺术管理机制等有关,这是后话。文/风子 原文载于微信公众平台《西江评论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